1. <label id="31n2o"><legend id="31n2o"><address id="31n2o"></address></legend></label>

      <meter id="31n2o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31n2o"></code>
              2. <label id="31n2o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<tt id="31n2o"><pre id="31n2o"></pre></tt>

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31n2o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31n2o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31n2o"></va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31n2o"><object id="31n2o"><source id="31n2o"></source></object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31n2o"><button id="31n2o"><address id="31n2o"></address></button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產游戲,別交白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創2019-06-25 21:3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國產游戲,別交白卷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創下兩項吉尼斯世界記錄、獲獎超過160項的開發者陳星漢,帶著自己最新作品回到中國市場后,在兩家大公司的刷榜數據之間瑟瑟發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微博網友@feichenpan曬出了一張微信截圖,截圖中《Sky光·遇》的開發者陳星漢表示:騰訊的手游《拉吉爾》在一夜之間刷榜15000條,將評分從3.1刷到4.3。有些黑色幽默的是,陳星漢這款游戲的發行方網易因為害怕陷入和騰訊的相互舉報,拒絕向他提供幫助。隨后有媒體向陳星漢求證截圖為假,但查看游戲評價即可發現《拉結爾》刷榜屬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天之前,國產游戲 廠商米哈游開發的《原神》開啟了內部測試,激活碼被淘寶炒到了3000,預約人數已超百萬。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游戲在社交網絡崩盤的口碑:游戲被指完全抄襲任天堂游戲《塞爾達傳說:荒野之息》,引起了多方罵戰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抄襲”和“刷榜”,成了中國游戲市場揮之不去的頑疾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三款新游戲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月初米哈游公開《原神》預告視頻時,就已經有網友看出游戲的風格和《塞爾達傳說:荒野之息》過于相似。當時還僅限于小范圍討論,畢竟一個視頻說明不了什么。等到兩周之后《原神》的游戲直播鋪天蓋地時,大家才發現這游戲幾乎就是照著《塞爾達》描了一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對比來自知乎用戶艾斯庫瑞目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2019年1月份,米哈游就在暗示自己有一款游戲將會登錄PS4主機,今天來看無疑就是這部《原神》。知道真相的玩家開始自嘲:PS4上終于可以玩到任天堂的《塞爾達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乎用戶天樂評論: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年前大家噴騰訊《CF》《跑跑卡丁車》抄襲,覺得網易《夢幻》系列就是那個挑戰惡龍的勇士!帥爆!吹爆!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前大家噴網易《第五人格》《荒野行動》抄襲,覺得米哈游《崩壞》系列就是那個挑戰惡龍的勇士!比心!死粉!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大家噴米哈游《原神》抄襲,這下惡龍太多,勇士都不夠用了! 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客觀來說,國內的技術實力能抄好《塞爾達》還是很難的,雖然目前《原神》的完成度堪憂,但模仿得有模有樣,技術實力依然值得肯定——值得肯定也就只有技術實力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騰訊同樣有大把技術實力,可抄襲的帽子一直摘不掉。《拉吉爾》這游戲不僅做得像《暗黑破壞神》,而且開發速度快。暴雪怎么也不會想到,自己在2018年11月的暴雪嘉年華上公布的《暗黑破壞神:不朽》,騰訊會比自己先開發出來。騰訊還拉來了原《暗黑2》的主設計師Philip Shenk為游戲背書,花錢把游戲刷上蘋果榜首也不意外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某種程度來說,《Sky光·遇》能在蘋果免費榜排第三也要托平臺的福,蘋果運營先是給了當日的推薦,隨后把游戲區最顯眼的推薦位給了它,足見重視程度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蘋果給了《Sky 光·遇》最顯著的推薦位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7年9月的蘋果發布會上,蘋果CEO庫克給陳星漢留了3分鐘的時間去介紹自己的新游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星漢有些緊張,他介紹說在這部作品中,玩家可以探索云端文明的奇觀。“給予”是游戲的主題,玩家扮演代表著“光”的孩子,與未知的伙伴一起探索黑暗,傳遞光明。在他們公司,游戲被視為一種藝術形式,他相信著“游戲可以將人與人連接到一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身后大屏幕的演示畫面上,天空中的“太陽”被一層耀眼的特殊的光暈包圍,云層翻涌,霞光傾瀉而出,三五個孩子在云端飛翔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星漢在2017年蘋果發布會上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為什么中國沒有3A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搜索網絡對《原神》評價的時候,發現某游戲網站已經打出了《〈原神〉測試版試玩:國產手游離3A最近的一次》這樣亮眼的標題。“中國會不會有3A游戲”“中國配不配有好游戲”這種強迫式的自問仿佛成了國內從業者的某種癔癥,隔三差五就要發作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早在2013年,陳星漢憑借一部《風之旅人》獲獎無數,向世界證明了中國開發者同樣可以做出好游戲。與索尼三部游戲的合作已經到期,大家都在期待他的下一部作品會是什么樣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風之旅人》截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陳星漢轉頭對外宣布:自己要做一款手機游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深知手機的性能會限制游戲的發揮,這一次開發不會太順利。他對記者解釋:能夠打動別人的游戲才是好游戲。主機玩家數量決定了《風之旅人》的影響力有限,而這一次他想影響更多的人,讓大家相信手機上也可以有好游戲。《晚點LatePost》點評:在陳星漢身上,我們看到了華人游戲業的未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米哈游也曾被玩家寄以厚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《原神》之前,米哈游這家“小公司”一共出了兩款游戲,都獲得了成功。《崩壞學園》已經成為手游里的大IP。雖然兩部作品依然擺脫不了其它游戲的影子,但更多是玩法的借鑒。米哈游積極地在游戲里加入更新自己原創的內容,讓玩家對這家公司抱有了期待,并笑稱他們是“技術宅拯救世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玩家們對國產好游戲的期待從來沒有停止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約2014年,中國游戲界迎來了十幾年以來最高光的時刻:一方面“上海自貿試驗區”成立,索尼與微軟得以在大陸分別發行了PS4和XBOX國行主機;另一方面隨著Dota2國區的上線,Steam迎來了它的第一批中國用戶;而以斗魚、虎牙、熊貓等直播平臺為首的游戲直播開始流行以來,越來越多的玩家接觸到了制作更精良的游戲作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SteamSpy的數據,今天Steam的中國玩家數量比2013年翻了40多倍,國區理所當然地成了第一大區。海外的開發商終于開始重視這個古老神秘的東方市場,打開直播網站,從《隻狼》到《鬼泣》都有中文字幕。就連一向死板的任天堂也開始給《塞爾達》補上了中文,國內玩家好感度飆升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饋是雙向的,這些涌入的新玩家視野迅速被打開,中國玩家對游戲的欣賞水平在不斷提高。而中國游戲市場的首要矛盾,就是玩家日漸開放的視野和積重難返的市場環境。當時我說:在中國做游戲必須要提高自己的開發水平,才能滿足玩家日益挑剔的眼光,未來粗制劣造的換皮游戲在國內會越來越沒有市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想到的是:粗制劣造的換皮游戲沒了,取而代之的是制作精良的換皮游戲——也不能說有多精良吧,依然有很大差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騰訊也好、米哈游也好,玩家們對他們最大的不滿在于:他們已經具備了一定的技術實力,本來可以光明正大地將自己的作品展示出來,卻依然去偷別人的東西,拿鉛筆照著蒙娜麗莎描了一幅,這樣的作品可以當成國產驕傲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游戲而言最寶貴的,不是音樂、美術、也不是程序代碼,而是游戲的玩法和概念,前者砸錢就可以解決,后者沒有經驗是絕對做不到的,這也是對游戲開發者來說真正的護城河。而當抄襲和刷榜的作品成為國產游戲的標桿,無疑會加深國外對中國游戲開發者的不信任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的國內已經誕生了一批諸如《太吾繪卷》《蠟燭人》《波西亞時光》這類認真做游戲的獨立開發者。回過頭來看被譽為“華人游戲業的未來”的陳星漢在微信上抱怨自己的游戲被騰訊刷榜,這無異于對他、對國內其他好好做游戲的同行努力與堅持的侮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諷刺的是,6月25日當天,騰訊的官方微信公眾號還發表文章,詮釋了一下自己在“科技向善”上都做出了什么樣的努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心領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學習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5日晚5點,米哈游在taptap上發表了《原神制作組致玩家的一封信》,信中間接回應了自己的“抄襲”行為,使用了一個排比句來強調“學習”一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7年五一假期,我終于拿到了switch,玩到了塞爾達-荒野之息。我想說任天堂真心nb,玩了那么多開放世界游戲,荒野之息竟然給了我一種跟他們都不一樣的開放世界體驗。作為一個新人團隊,我們只能不斷向前輩們學習。任務系統向B社學習,隨機事件向GTA學習,世界探索體驗向Botw學習…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啊,要學習。不管平時大家關起門怎么吹,國產游戲依然被國外甩得太遠,想趕上只有通過不斷學習。我去年在一篇文章的結尾中舉過一個差生的例子,調整一下拿到今天同樣適用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我們開始上學開始,學生就被粗暴地區分為“優生”和“差生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優等生處處都好,反之逃學打架的往往是差生。老師自然是喜歡優等生,有什么好處都想著這些學生;差生則百般提防,生怕又捅出什么簍子。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往往優等生愈優,我們很容易就能找到從小學到大學畢業一直是優等生的學生,差生的差卻各有不同。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會有逆襲的故事:某個差生在某個學期突然發憤圖強,成績沖上了年級前幾。口耳相傳的過程中可能會夸大前后的對比——大家都喜歡聽這樣的故事。總之過往的劣跡統統一筆勾銷,會成為無數家長口中“別人家的孩子”。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咱們國家的學生都比較擅長考試,但整體而言,游戲開發水平相比世界差距極大。國內開發者有努力的、有作弊的、還有抄作業的,總之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分數看起來高一些。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聞道有先后,做一個差生不見得是多么丟人的事情。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問題是,國產游戲會是哪一種學生? 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,都在虎嗅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贊賞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贊賞 開啟贊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支持一下 ??修改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確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贊賞文章的用戶贊賞文章的用戶2人贊賞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讀了這篇文章的人還讀了...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頂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收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評論34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點贊47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排球少年漫画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31n2o"><legend id="31n2o"><address id="31n2o"></address></legend></labe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31n2o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31n2o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abel id="31n2o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t id="31n2o"><pre id="31n2o"></pre></t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31n2o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31n2o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31n2o"></va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31n2o"><object id="31n2o"><source id="31n2o"></source></object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31n2o"><button id="31n2o"><address id="31n2o"></address></button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31n2o"><legend id="31n2o"><address id="31n2o"></address></legend></labe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eter id="31n2o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31n2o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label id="31n2o"></label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t id="31n2o"><pre id="31n2o"></pre></t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31n2o"></mark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utput id="31n2o"></output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31n2o"></var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31n2o"><object id="31n2o"><source id="31n2o"></source></object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abel id="31n2o"><button id="31n2o"><address id="31n2o"></address></button></label>